從窮途末路重回窮途末路 希特勒到底是怎么死的


希特勒和情人愛娃
地下掩體內希特勒的辦公桌
愛娃自殺時躺的沙發
希特勒的女秘書容格(左)
“嗨,希特勒!”從1933年開始,柏林、慕尼黑、紐倫堡……的廣場上,無數次,成千上萬人群,伸出右臂,朝同一方向聲嘶力竭地呼號,喊聲匯成海嘯,響徹天地。眾目聚焦的高臺上,目光炯炯、躊躇滿志的阿道夫?希特勒,同樣伸直右臂,用他自己發明的納粹軍禮,向蟻群似的狂熱擁躉者回禮,擺出一種全球主宰者的架勢,不可一世。
曾幾何時,這個出生于1889年4月20日的奧地利人,把世界拖入了空前的深重災難,最后,在全球人民奮起浴血抗擊下一敗涂地,從窮途末路出身,重又回到窮途末路,于1945年4月30日下午3點30分,也就是65年前的今天,自盡于柏林總理府掩體地堡。他創立的第三帝國,一個星期后也隨之覆滅。
但是,希特勒真的自盡了嗎?抑或僅僅是“消失”了?
對希特勒之死,斯大林分外關注。他一直懷疑希特勒沒有死,而是逃亡了隱藏在某個角落。“自殺”可能是預先精密設計的騙局。
鑒于各方證人證言多有出入甚至相互矛盾,疑團重重,一時各種推斷、猜測、似是而非的“事實”源源而出,莫衷一是。“希特勒自殺”成了一個不解的世紀之謎……
蘇聯導演米哈伊?齊阿烏列里1949年拍攝的電影《攻克柏林》,對于希特勒之死未作正面描寫,只有這樣的鏡頭:剛剛與希特勒舉行了婚禮的愛娃?勃勞恩拿出希特勒為她準備的氰化鉀,塞進肉食喂愛犬。狗瞬間被毒死。愛娃輕輕說:這藥是靈的。接下去的鏡頭就是希特勒的侍衛官宣布:元首死了。
而美國作家威廉?夏伊勒的《第三帝國的興亡》第1548頁是這樣描述的:希特勒與大家告別后回到自己的寢室。戈倍爾(希特勒的文化和宣傳部長)等人在走廊里等候著。過了一會兒,他們聽到一聲槍響,他們等待第二次槍聲響起,但沒有。隨后看到希特勒的尸體趴在沙發上,還在淌血。他是對著自己的嘴放槍的。愛娃?勃勞恩躺在他身旁。兩支槍滾落在地板上。愛娃沒有用槍,她服了毒藥。
希特勒到底是服毒自殺,還是用槍自盡?是朝嘴巴開槍,還是朝太陽穴開槍?或者在布下自殺的迷霧后悄悄逃遁了?六十五年來,雖然經過對希特勒身邊最親近的同黨們輪番拷問,包括他們出的一些回憶錄,加上各方人士的考證,均沒有得出一個定論。也許有一天真相會重現歷史,也許這個謎會成為永遠的謎……
容格的回憶
特勞德爾?胡姆普斯(婚后改姓容格)是希特勒女秘書中最年輕美麗的,她跟隨希特勒兩年半直到主子的地堡末日。
容格夫人1947年寫的《在阿道夫?希特勒身邊的日子》,詳盡、生動。
容格在書里這樣記述:
【愛娃的小左輪手槍擱在桌子上,繞著粉紅色花巾。那個黃銅藥囊空殼扔在椅子腳邊。】
4月30日這一天……京舍(奧托?京舍,希特勒的貼身副官,黨衛軍旗隊長)向我走過來,說:“過來吧,元首要跟大家告別。”希特勒慢慢走出自己的房間,比往常顯得佝僂,站在門口,跟每個人握手。他望著我,卻視而不見。他似乎已心不在焉了……我整個人僵在那兒,直至愛娃走到身邊……她穿著元首最喜歡的那套衣裙,黑裙子,領子綴著玫瑰,頭發新洗過,侍弄得很好。她跟隨元首走入他的房間??走入她的死亡。沉重的鐵門閉合。
我正在為戈倍爾的孩子們找點吃的,陪他們聊聊天,好分散他們的注意力。忽然,一聲槍響劃出來,那么響,那么近,我們一下子都說不出話來。回聲響徹每個房間……元首死了。后來,奧托?京舍的高大身影出現在樓梯間,渾身散發著濃烈的汽油味。他年輕俊朗的臉上一片憔悴,手不住顫抖著:“我執行了元首最后的命令,燒毀了他的尸體。”……希特勒的房間門仍然敞開著,就在走廊末端。愛娃的小左輪手槍擱在桌子上,繞著粉紅色花巾。那個黃銅藥囊空殼扔在椅子腳邊。希特勒的藍色椅子上有血跡,希特勒的血。
我忽然覺得惡心。苦杏仁味好重,讓人作嘔……
【在花園里,我們并排擺下兩具尸體,離掩體入口就幾步之遙。】
我把京舍領到幽靜的一角。我想知道元首是怎么死的。京舍也愿意談這個話題。他說:“我們再度向元首敬禮,然后,他就帶著愛娃走進房間,關上門。戈倍爾……肯普卡(希特勒的司機)和我,站在走廊上等待。
大概10分鐘吧,對我們而言,簡直漫長得不可忍耐,直到槍聲劃破死寂。幾秒鐘后,戈倍爾推開門,我們走進去。元首是向自己的嘴開槍的,同時咬碎了那個毒藥玻璃囊。他的頭骨都粉碎了,死狀極其可怕。愛娃沒有用到她的小手槍,她只是服了毒。
我們用一床毯子裹住元首的頭部,戈倍爾、阿克曼和肯普卡把尸體經樓梯抬到花園里。他那么瘦,尸體卻重得出乎我意料。在花園里,我們并排擺下兩具尸體,離掩體入口就幾步之遙。……然后肯普卡和我往尸體上澆汽油,我點燃一塊破布扔過去,兩具尸體當即被火焰吞沒了……”
容格接著寫道:京舍說的話,我深信不疑。他那副震驚的模樣,是無論如何裝不出來的??何況他還是個心思單純的壯小伙子呢。
說到這里,容格又加重語氣做了自己的判斷:“元首他現在又能到哪兒去呢?沒有汽車、沒有飛機、沒有任何交通工具,掩體內也沒有任何秘密通道能通往自由之鄉。希特勒也不可能走路了,他的身體早已不聽使喚……”

評論

  • 華聲推薦
  • 影視
  • 明星
  • 股票
  • 財經
  • 汽車
  • 百科
  • 觀察
  • 探索
  • 債券
  • 理財
  • 產經
  • 兩性
  • 直銷界
  • 聯播
  • 法律講堂
  • 未解之謎
捕鱼大师游戏合集 幸运赛车软件下载 山西11选5预测软件 网赚app靠谱 安徽快3开奖结果 精准三肖中内部公开 广东26选5官网 彩金捕鱼季免费下载 闲来陕西麻将 最新微信股票群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一定牛 幸运28投注 生肖牛 乐禧白城麻将辅助 2018一19西甲赛程 怎样识别熊猫麻将开 捕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