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主席與他鄰居之間的暖人故事

毛主席與他鄰居之間的暖人故事

◆1959年毛澤東與鄉親們親切交談。

文/梁賢之

凡是到韶山毛澤東舊居的游人,都會發現在舊居周圍還有幾戶農舍。這里曾住著毛澤東的鄰人。俗話說:遠親不如近鄰。這既指鄰居間一種相互幫扶,也指鄰里長期生活在一起,由此產生了真摯的情感。毛澤東與他的鄰居亦感情篤深,多年后仍念念不忘。

對門對戶的鄰居李南華

毛澤東舊居上屋場右側那棟矮小的茅草房子,就是毛澤東當年鄰居住的地方,戶主叫李南華。李南華是個身材瘦小的農民,沒有文化,但很勤勞,算是個作田的里手。由于家里耕地面積很少,糧食總不夠吃,日子過得很是艱難。

那時,毛澤東的父親毛順生既是農民,也是小商人,做些販賣豬牛和谷米的生意,忙不過來,家里的15畝水田無法全部耕種,便租給鄰居李南華兩畝地。但是農忙時節仍然要雇短工,李南華耕作技術好,為人本分,做工賣力,又對門對戶,自然成為毛家最合適的雇工。

毛澤東讀了7年私塾后,未去湘鄉東山學堂讀書之前,在家輟學幾年,他同其他的農家孩子一樣,下地勞動,農忙的時候,幾乎是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”。這樣與雇工李南華成了田間勞動的伙伴。李南華很喜歡毛澤東聰明好學,正直善良,手把手教他農活技術,毛澤東俏皮地叫李南華為“師傅”,雖然他們之間有20歲的年齡差距,但相處很融洽。

李南華家里人口多,生活相當困難,經常無米下鍋。心地善良、同情弱者的毛澤東同母親商量,常送些米接濟這位鄰居。看到李南華家中的窘迫,這引起少年毛澤東的深深思考:李南華一年到頭,如同做牛做馬,為什么總是吃不飽、穿不暖呢?不就是他家沒有土地耕種嗎?他種田那么里手,為什么反而沒有地呢?……就是從這個時候起,少年毛澤東發現了一個根本問題:農民之所以窮,就是因為沒有土地可種。他開始研究中國社會的現狀和尋求解決農民問題的辦法。

毛澤東稱李南華為“二叔”,常常給予關心和同情。有一年,湘潭地方四十天沒下過大雨,水田都開坼了,接著又遇蟲災。李南華租種毛家的兩畝田,收成不好,幾乎比往年減產一半。李南華交租的確有困難,他鼓起勇氣找鄰居毛順生,囁嚅了好一陣,才說清請求減去一半租谷。毛順生不同意減半,勉強答應減掉一點,李南華無可奈何,只得搖頭嘆息走了。

毛澤東見此情景,深深地表示同情,但又不敢頂撞父親。翌日,毛順生外出做販牛生意,臨出門時吩咐兒子去李南華家催收租谷。父命難違,毛澤東只在這位鄰居家坐了一會兒,見其家境艱難,一個字也沒提交租的事。回家后毛澤東對母親說:“二叔家喝的是稀粥,好可憐的,哪有谷子交租呢?我看不要他交算了。”

母親文七妹是個十分善良的農家女人,見兒子小小年紀有如此仁慈之心,自是高興,但她知道丈夫管家甚嚴,不想個辦法是不行的。于是母子倆動了一番腦筋,實施了“瞞天過海”之計。文七妹悄悄打開谷倉,讓毛澤東跳了進去,用耙子將四周的谷子往中間堆,乍一看,谷子增高了,視覺上的誤差騙過了精明的當家人。

傍黑時分,毛順生做完生意趕回家,才吃過晚飯,便問兒子李家的租谷交了沒有?

毛澤東眨眨大眼睛,趕忙回答:“交了呀,全都進了谷倉。”

毛順生心里喜滋滋的,夸獎兒子辦事能干,他不曉得谷子的成色怎樣,立即打開谷倉,見谷子堆高了,順手抓了一把谷子放在左手掌里,用嘴一吹,接著咬了幾粒谷子,滿意地說道:“谷子搧得干凈,曬得也硬,不錯!”

李南華后來知道是毛澤東使他免去了兩畝田的租谷,生活的壓力減輕了許多,很感激毛澤東。

后來,毛順生想讓兒子跟著他走經商這條路,叫毛澤東去湘潭一家米店當學徒。但毛澤東的志趣不在經商,而渴望到“中西合璧”的湘鄉東山學堂去讀書。在族兄兼塾師毛宇居和大表兄文運昌的支持下,他進入了東山學堂。寒暑假回家,他總要到李南華家里坐坐,問這問那。1911年冬天,毛澤東離開東山學堂到長沙一師讀書,以后又東奔西走從事革命活動,不常回家。每當回家過春節,他都要去看望李南華。此時,李南華已年屆五十,家里仍然很窮,這更堅定了毛澤東立志改造中國的決心。

1921年春節,毛澤東同楊開慧及毛澤覃回家過年,此時毛澤東的父母已于先年相繼去世,他長年在外,家事全靠毛澤民操持。李南華出于鄉誼,也為回報毛澤東對他的友好感情,竭盡所能,幫助毛澤民治理喪事,招待賓客,毛澤東聽后十分感動。

由于家庭迭遭變故,喪事開銷大,毛澤民不得不說出家中的經濟窘境。毛澤東身上也沒帶錢,見此情景,他決定去找湘鄉的蕭三借些錢過年。蕭三是毛澤東在省立一師的同學,家里比較富裕,與毛澤東的關系很親密,于是他寫了一封信,請李南華幫忙,代他去跑一趟湘鄉。

天已擦黑,李南華從湘鄉趕了回來,將借到的50元銀元交給毛澤東。當毛澤東得知李南華一家老少連過年買肉的錢都毫無著落,便毫不猶豫地從借來的錢中勻出20元給李南華。李南華當然知道毛澤東的錢也是借來的,說什么也不要,毛澤東硬把20元錢塞到李南華的手里,動情地說:“二叔,我們借了這30元,能過年了。而你家里什么也沒有,俗話說‘大人盼蒔田,小孩盼過年’,你家幾個小孩,早就盼著過年哩,不要使他們失望呵!”

李南華聽了,感動得淚水涮涮直流,但他堅持要寫個借據,日后想法歸還。

毛澤東伸手一攔,笑著說:“二叔,立字為據就見外了,我們兩家對門對戶,有難處要互相幫助,這錢就放心用吧,莫講還不還的事。”在當時20元銀元是不少的數目,李南華勞動一年也未必能夠賺到。這使他不僅買回魚肉等年貨,還買回了糧食,這年的春節過得比哪年都熱鬧,而且順利地度過了春荒。

正月初八晚上毛澤東兄弟妯娌圍爐烤火,毛澤東勸毛澤民也和自己一起,來干一番改造中國這個前人所沒有干過的大事業。毛澤民很敬佩這位大哥,欣然同意。毛澤東又問弟媳王淑蘭(毛澤民妻子)愿不愿意跟著去?王淑蘭眼下是上屋場唯一的女主人,她的意見至關重要。王淑蘭相信大哥的話不會錯的,但她擔心田地會荒蕪,房子不住人,也會破敗。毛澤東說:田讓給家里窮、又會種田的人去種,房屋也讓給沒有房子的人去住,至于別的東西,該送的就送人。于是沒過幾天,毛澤東兄弟把過年剩的熏魚臘肉送給了鄰居李南華,房子托他照管,田也送給了李南華等一些沒有田種的農民去種,這使李南華同韶山的鄉親們弄不懂,直到多年后才明白過來。

毛主席與他鄰居之間的暖人故事

◆1959年6月,毛澤東回到韶山在鄰居李南華兒子李文貴家中和群眾親切交談。

1925年隆冬,毛澤東抱病從上海回韶山開展農民運動,點燃了革命的星星之火,夫人楊開慧及兒子岸英、岸青同行。楊開慧協助毛澤東辦農民夜校,搞調查,并建立韶山黨支部。李南華深知毛澤東夫婦在干著一件前人沒有干過的大事業,他很快報名加入農會,在農民夜校聽課。由于與毛家對門對戶,他感到有一種神圣的責任感,一旦發現有陌生人進村,他就跟蹤監視,如遇可疑的人,他立即給毛澤東發出信號。一天夜里,毛澤東在韶山腳下的毛鑒公祠給農會演講。忽然,一陣緊急的腳步聲傳來,只見李南華一頭闖進屋里,驚慌地報告軍閥趙恒惕派了一個連的士兵深夜奔韶山來抓捕毛澤東。由于李南華及時通風報信,毛澤東同楊開慧安全地離開了韶山。實際上李南華成了毛澤東的義務警衛人員。毛澤東在韶山期間,李南華的警惕之弦繃得緊緊的,時時刻刻擔心毛澤東夫婦的安危。

1928年,井岡山的紅色政權區域已經出現了中國革命的曙光,然而韶山沖卻籠罩著白色恐怖,國民黨當局破壞了中共韶山黨支部,沒收了毛澤東的家產。李南華大膽奔向前,勸阻他們不要隨意破壞毛澤東的房屋,匪排長吊起眼珠子,惡狠狠地訓斥李南華:“你是他家什么人?與你何干!”李南華義正嚴詞地回答:“我是鄰居,親幫親,鄰幫鄰嘛!”

這天深夜,一條消息牽動著韶山沖里父老鄉親的心,原來國民黨長沙警備司令部派了一支槍兵來韶山挖毛澤東的祖墳,企圖切斷“龍脈”。在毛宇居的帶領下,李南華舉著火把,肩扛鋤頭大步走在前面,同鄉親們一道,連夜來到滴水洞虎歇坪,把毛澤東的幾宗祖墳鏟平,將一塊塊墓碑挖出,埋入地下,再種上一層草皮,大雨把他們淋得像個落湯雞,然而沒有誰心里不舒了一口氣。1959年毛澤東回到韶山,還對毛宇居和李南華等護墳的鄉親們表示感謝,但可惜李南華已離開了人世。

毛主席與他鄰居之間的暖人故事

◆1959年在家鄉看望鄰居李文貴。

時隔32年之后,毛澤東回到故園韶山,在韶山公社書記毛繼生等人的陪同下,首先來到當年對門對戶的鄰居李南華家的新居,剛踏進門,一位中年人熱忱地迎候著他。當毛澤東得知這個中年人是李南華的兒子李文貴時,握著他的手,感慨地說:“你就是李南華二叔的兒子,我是來看望你們的。”

李文貴告訴毛澤東,他的父親已作古多年。毛澤東一聽,不由黯然神傷,懷念之情油然而生。沉默一會兒,毛澤東詳細詢問了李南華去世的情況,又問:“你有一位叔叔,還有姑媽,他們都還健在嗎?”

李文貴說:“也都不在了。”

毛澤東又一聲嘆息,說:“人老了總是要去世的,自然規律嘛,沒辦法啊!”

這時,快到中午了,盡管毛澤東談興正濃,隨行人員還是輕聲提醒他,他才依依不舍地告別這位鄰居的后代。

下屋場的近鄰鄒普勛

緊靠毛澤東舊居上屋場有個村子叫下屋場,下屋場住著一位飽讀詩書的私塾先生叫鄒春培。鄒家是毛澤東家的近鄰,鄒春培有個兒子叫鄒普勛,字潤民,小名亨二,長得黑溜溜的,也不大講究干凈,又很調皮,因此得了“皮蛋”這個綽號。他與毛澤東的年齡差不多,一道在鄒春培門下啟蒙。他們既是近鄰,又是同窗,自小很投緣,常在河邊一前一后放牛,或拿著砍刀相約去山上砍柴。有時躲貓貓、打叉叉;有時采野果,摘板栗,坐在地上共同分享。當然他們也有拳打腳踢的時候,但那是為了好玩,并不當真。

建國之始,毛澤東集黨務政務于一身,日理萬機,但他也像常人一樣,免不了思念家鄉親朋故舊。為了排遣鄉愁和了解鄉間情況,邀堂弟毛澤連等人赴京敘談。在拉家常時,毛澤東問毛澤連曉不曉得“皮蛋”?毛澤連與鄒普勛相差21歲,自然不知道他兒時的綽號,誤以為當了主席的三哥想吃皮蛋,北京城里沒有湖南湘潭的皮蛋賣,要鄉間兄弟送一些來,便高興地說:“皮蛋在我們鄉里極為普通,我娘每年都要做的,下次我給您帶一籃子來。”

毛澤東知道他誤會了,哈哈大笑道:“不是吃的皮蛋嘛,是下屋場亨二哥呀!”毛澤連是知道鄒普勛的小名叫亨二,頓時恍然大悟。

毛主席與他鄰居之間的暖人故事

◆毛澤東與師友在中南海留影。左起:鄒普勛、李潄清、毛澤東、張干、羅元鯤。

接下來,毛澤東念舊情深,詳細詢問了鄒普勛的身體狀況、家庭生活以及經濟收入等方面的事。當他聽毛澤連說,鄒普勛經常生病,勞力不強,又不會做生意,日子過得困難時,毛澤東脫口問道:“你這次來北京,他曉得嗎?”

“解放軍同志接我,我立刻動身了,沒有來得及告訴他。”

“唉!”毛澤東嘆息一聲,“下次一定要叫他來,去醫院治治病,幾十年沒見過面了,我好想念他哩!”

毛澤連從北京回來,忙找到鄒普勛,轉達毛澤東對他的問候,還說要邀請他去北京作客。鄒普勛想到身為國家主席的毛澤東還念念不忘兒時的伙伴,如此重情重義,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。他立即鋪紙磨墨,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,除了深表感謝外,同時介紹了家鄉和個人的生活情況。他真情地說,他也很想念毛澤東,但由于自己長年患病,經濟窘迫,暫時不能去看他。

毛澤東很為鄒普勛擔憂,于1950年5月15日給毛宇居寫信說:“鄉間情形,尚望隨時示知,鄒普勛兄如十分困難,病情又重,如兄手中寬裕,請酌情接濟若干,容后由弟歸還。”

與此同時,毛澤東還給鄒普勛寫了信:

普勛兄:

五月七日來信收到,感謝你的好意,貴體漸愈,甚慰。

尚望好生保養,你家里人口多少,生活困難至何種程度,你自己還能勞動否,便時尚望告我,此祝

健康

毛澤東

一九五O年五月十五日

1950年5月,毛澤連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,告知他韶山旱情嚴重,春耕生產受到很大影響,許多農民家里沒有糧食吃,日子難過。毛澤東閱信后焦慮不安,但又實在忙不過來,只得叫大兒子毛岸英代他去韶山看望父老鄉親和了解實際情況。行前,毛澤東吩咐兒子要去看望鄒普勛和李南華兩位鄰居。

毛岸英走到上屋場,禾場上擠滿了一群男女老少,圍著他問這問那,聞訊趕來的鄒普勛拉著毛岸英的手說:“岸英,離別韶山二十幾年了,好伢子,長得高高大大的,活像你爸爸。”

鄒普勛6歲的小兒子衣著破爛,臉上臟兮兮的,擠到客人的身邊看熱鬧。鄒普勛有點不好意思,瞪著眼,呶著嘴,示意孩子走開。毛岸英發現了,卻親切抱起孩子,掏出5萬元(舊幣)錢給他買糖吃。

1952年8月,毛澤東再次托毛澤連捎信,邀鄒普勛去北京敘舊。9月中旬,鄒普勛帶病與李潄清(毛澤東幼時塾師)及毛澤東在湖南第一師范讀書時的校長張干、歷史教員羅元鯤結伴于9月21日到京。過了幾天,毛澤東便把客人接到中南海,迎進客廳,一一握手問好。席間,毛澤東或許是太高興了,拍著鄒普勛的肩膀,忘情地對張干幾位老先生說:“你們一定不知道,我的這位童年伙伴有個綽號,叫‘皮蛋’,皮蛋外表上不怎么好看,吃起來味道很不錯。他就是這么個人,農家孩子老實巴交,心里頭可好哩!”

毛澤東幽默風趣,讓幾位老先生笑得前仰后合。

在京期間,毛澤東派人陪同鄒普勛等一行游覽了故宮、天壇、長城等名勝古跡,又讓鄒普勛去醫院檢查身體,醫生開了藥方。離京前一天晚上,毛澤東送給鄒普勛6瓶紅葡萄酒,18公斤蘋果,200萬元(舊幣),另外還送了一瓶鹿茸精。毛澤東是個極細致的人,耐心告訴鄒普勛這種補藥的吃法。鄒普勛堅持要毛澤東自己吃,要管這么大個國家,太操心了,毛澤東說:“這種東西我從來都不用,你身體虛弱,需要它。”

臨行時,毛澤東又一次問鄒普勛還有沒有要辦的事?鄒普勛想了想,見毛澤東情真意切,說起家鄉有個忘年交叫唐熙存,小青年人厚道,愛學習,幫他在書店里買了一本《社會發展簡史》,作為這次出遠門帶給他的禮物,想請毛澤東在這書上寫個字。

毛澤東笑著說:“鼓勵青年努力學習,這是好事,但你自己也會寫字,為何要我寫呢?”

一旁的李潄清打趣道:“普勛的意思,要借你的筆留下墨寶,這禮物就變得珍貴多了啰!”

毛澤東推辭不得,提筆在書的扉頁上寫了兩行字:

鄒普勛贈給唐熙存,囑毛澤東書。

鄒普勛離京回家不久,便收到毛澤東的來信:“你的病宜靜養,不宜勞作,望加注意。”

1953年冬,是毛澤東60歲大壽,韶山的親友譚熙春、毛澤連和鄒普勛相約來北京為毛澤東祝壽。毛澤東對鄒普勛說:“我一向不主張祝壽的,只要把工作搞好,祝壽是不會使人長壽的。亨二哥你還比我長一歲,讓你來為我祝壽,講不通。老朋友見了面,我們就來講古吧。”

歲月如流,白駒過隙。1959年6月25日,毛澤東回到了闊別32年的故園韶山。第二天早晨,毛澤東在隨行人員的陪同下,來到楠竹皂為父母掃墓,下山后來到韶山學校,并同師生合影留念。然后再看舊居和鄰居。當他來到下屋場鄒普勛家,想進去看望老朋友,毛繼生說:“亨二阿公不在了!”毛澤東聽了,心中驀地一驚,喃喃說道:“他才67歲,還可以多活幾年呵!”正在這時,鄒普勛的兩個兒子鄒長衛和鄒紅衛立在路邊,忙上前來和毛澤東見面,他們說了父親生前的許多往事。回到招待所后,毛澤東和毛繼生研究設宴招待韶山的老共產黨員和當年的貧協會員、自衛隊員、兒童團員、女子聯合會員、烈士家屬等革命老人名單時,毛澤東特意囑咐:“亨二哥不在了,把他的兩個兒子請來吧。”

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。

轉載請注明轉自《黨史博采》。

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

黨史博采微信公眾號:dangshibocai

評論

  • 華聲推薦
  • 國內
  • 影視
  • 國際
  • 財經
  • 汽車
  • 百科
  • 觀察
  • 探索
  • 債券
  • 理財
  • 產經
  • 兩性
  • 直銷界
  • 聯播
  • 法律講堂
  • 未解之謎
捕鱼大师游戏合集 广西快3单期在线计划 幸运快3官网是正规的吗 群英会投注技巧与窍门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是坏 广东十一选5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正规吗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哎呀 四川金七乐手机版专家 腾讯分分彩开奖网网址 安徽11选5任三遗漏数 股票行情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图 新朋股份股票 快乐十分20分钟开奖陕西 最强公式算单双